•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公共衛生 > 健康宣傳

    職業暴露追蹤及預防用藥

    問題一、遇到“暴露源不明”的職業暴露怎么辦?

    相關規范::《血源性病原體職業接觸防護導則》

    參考答案:針對“暴露源不明”的職業暴露,如果源患者具有血源性病原體感染的風險因素,可能涉及乙型肝炎病毒(HBV)的,建議按照乙肝病毒表面抗原(HBsAg)陽性處理。是否使用針對HIV的抗病毒藥物進行預防,需要審慎評估,包括對暴露源患者感染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的概率,暴露類型及其相關的HIV傳播風險(如果事實上HIV可能已經存在的話),以及醫務人員治療相關的風險等綜合判斷。只有當風險評估表明暴露風險大于藥物預防性治療風險時才應該用藥,但如果有其他數據顯示風險比最初認為的低,則可以停止治療。



    問題二、發生HBVHCVHIV職業暴露如何進行追蹤?

    相關規范:《血源性病原體職業接觸防護導則》

    參考答案:對于在乙性肝炎病毒(HBV)暴露后注射免疫球蛋白(HBIG)和乙肝疫苗的暴露者,建議在最后一次接種疫苗后的1~2個月后測定乙肝表面抗體。但如果在前3~4月內接受過乙肝免疫球蛋白,則不能用檢測乙肝表面抗體的方法來確定對疫苗的應答。對于只注射乙肝疫苗,而沒有注射HBIG的暴露者,應在注射乙肝疫苗后1個月、3個月、6個月分別抽血監測乙肝抗體是否產生,若在期間任何一次檢測到抗-HBs10mIU/㏕,即可終止下面的疫苗接種和追蹤。



    在發生丙型肝炎病毒(HCV)職業暴露后,醫療機構應給暴露源和被暴露者提供檢測HCV的政策和程序,并確保所有人都熟悉這些程序,發生HCV職業暴露后,應采取以下措施:①暴露源,檢測HCV抗體,如果有條件,檢測丙型肝炎病毒核糖核酸(HCV-RNA)。②對暴露于HCV抗體陽性的醫務人員,應進行HCV抗體和丙氨酸轉氨酶(ALT)檢測,其結果可用于評估暴露者的免疫本底狀態,并在暴露后4~6個月追蹤檢測抗-HCVALT。如果希望進行丙型肝炎的早期診斷,須在4~6周時檢測HCV-RNA。如果發生了血清轉陽,則交給專科醫生處理。

     

    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暴露的醫務人員應接受心理咨詢,暴露后檢測和藥物評估的追蹤,無論他們是否需要暴露后的預防。應當于暴露后的24小時內及之后的第4812周和第6個月做HIV抗體跟蹤檢測,對服用藥物的毒性進行監測和處理,觀察和記錄艾滋病病毒感染的早期癥狀等。一般不推薦進行HIV P24抗原和HIV RNA檢測。如果暴露者存在基礎疾患或免疫功能低下,應延長HIV跟蹤檢測至12個月。任何暴露者出現與急性反轉錄病毒感染綜合征相似的癥狀時都應做HIV檢測試驗。暴露者一旦被證實感染HIV,應在HIV治療和咨詢專家的指導下使用藥物,并且應上報到國家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CDC)。



    問題三、懷孕或哺乳的醫務人員發生職業暴露后是否可以接受暴露后治療?

    相關規范:《職業暴露感染艾滋病病毒處理程序規定》

    參考答案:懷孕或哺乳醫務人員可接受乙型肝炎疫苗(或)乙型肝炎免疫球蛋白(HBIG)以預防乙型肝炎病毒(HBV)感染。HBV暴露后預防用藥對孕婦和哺乳期婦女是安全的。因為孕期感染能引起母親的嚴重疾病及新生兒的慢性感染,而疫苗對胎兒無害。

        

    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暴露后醫務人員如果已經懷孕,也應進行暴露后的預防治療。給予HIV職業暴露的孕婦抗反轉錄病毒藥物預防性治療的決定,也是基于HIV職業暴露的所有醫務人員一樣的考慮。但是一些藥物會引起胎兒損害或者對妊娠的安全性尚未確定,這些藥物只有在用藥的預期益處超過可能發生的危險時才考慮服用。因此,懷孕的醫務人員在預防用藥前必須了解所使用的抗病毒藥物的潛在益處和危險哪些是已知的,哪些是未知的,以便對治療采取知情決策。但是,幾乎所有在售的抗反轉錄病毒藥物都有潛在的致癌性,致畸形和(或)致突變性,且一些藥物在上市前的動物試驗中被證明有致突變性。而且,關于使用抗反轉錄病毒藥物處理未感染HIV孕婦的風險,目前只有極其有限的安全性和藥理學數據。最終醫務人員必須自己做出決定是否進行暴露后的抗反轉錄病毒治療。臨床醫生的作用是給被暴露者傳遞準確,全面和免疫偏倚的咨詢建議。

        

    另外,包括齊多/拉米夫定(雙汰芝)在內的藥物尚不清楚是否在人類乳汁中排泄,藥物可能進入母乳,建議服用這類藥物時用母乳替代品,而不要進行母乳喂養。

     

     

    (轉載SIFIC官微 2018.3.30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