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公共衛生 > 科學動態

    寨卡病毒可引起腦膜腦炎,它離我們有多遠?

     據新華社 電新加坡衛生部和國家環境局聯合聲明,截至94日中午,新加坡境內寨卡病毒感染病例總數增至242例。新加坡衛生部正在討論當前隔離政策是否有效。由于許多寨卡病毒感染者并不表現出明顯癥狀,只隔離已知者可能效果不明顯。寨卡病毒(Zika virus ZIKV)目前雖廣泛傳播,而其臨床表現仍然是一個亟待調查的問題。寨卡病毒感染與新生兒小頭畸形之間關系的證據日漸增多。

    據報道,在法國波利尼西亞和巴西暴發期間, 一些成年人周圍神經綜合癥的發病率增加,但是這些現象與寨卡病毒感染的相關性證據還沒顯示出來。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在今年4月份報告了一例中樞神經系統感染寨卡病毒引起腦膜腦炎病例。這提示寨卡病毒感染可能與腦膜腦炎有關。


    寨卡病毒相關腦膜腦炎

     患者是一位81歲的老人,在他結束4周的在新喀里多尼亞、瓦努阿圖、所羅門群島和新西蘭的長途旅游后的第10天,被送進重癥監護室(ICU)。據報道, 旅游期間他非常健康。入院查體發現,體溫39.1℃,昏迷,左側偏癱,右上肢輕癱,腱反射正常,左側巴賓斯基征陽性。病人一開始就進行氣管插管,機械通氣。在發病的48小時內曾觀察到一過性皮疹。大腦磁共振成像(MRI)提示是腦膜腦炎(如圖1所示)。電腦斷層血管成像顯示,右胼胝體額上回動脈不規則狹窄。


    入院第一天進行腰椎穿刺,腦脊液(CSF)分析結果提示腦膜炎:白細胞計數是41/mm3(98%為多形核白細胞),蛋白質含量是76mg/dlCSF葡萄糖與血糖比是0.75。立即給病人用阿莫西林、頭孢噻肟、慶大霉素和阿昔洛韋,但這些藥物在第5天即停止使用。除了腦脊液反轉錄聚合酶聯反應檢測到寨卡病毒陽性外,在腦脊液和血液均未檢測到其他感染源(詳見補充附錄,可在NEJM.org下載),來自腦脊液的寨卡病毒可在 Vero細胞系中生長 (見補充附錄)。這些發現都支持寨卡病毒相關性腦膜腦炎的診斷。


    使用左乙拉西坦(抗癲癇藥)治療期間,進行幾次腦電圖檢查都沒有提示有癲癇。患者于插管24小時內出現自主呼吸,第二天即解除機械通氣。當時,病人已經清醒,但還存在妄想,左側上臂肌力減弱(2/5)。在沒有特定治療的情況下他的神經系統狀況繼續改善,于入住ICU 17天出院,他的認知功能于第38天完全恢復正常,只有左上臂肌力稍弱 (4/5)。臨床醫生應該意識到寨卡病毒感染可能與腦膜腦炎有關。

    利用液體衰減反轉恢復(FLAIR)磁共振成像技術顯示皮層下白質有白色高信號影:右額葉區域、右頂葉區域(圖中A),右側顳枕部地區(圖中B),兩側中央顳區裂縫(圖中A)。輕微高信號出現在右側中央顳區裂縫(圖中A,箭頭所指),提示腦膜炎。擴散加權成像序列,有多個散在高信號提示由缺血性病灶引起(圖中C)。核磁共振的FLAIR和擴散加權成像序列在3 t磁共振成像單元(Magnetom Verio,西門子)進行。螺旋CT血管造影成像顯示右側胼胝體額上回動脈不規則狹窄(圖中D,箭頭所示)。血管造影可使用Discovery CT750高清掃描系統(GE Medical Systems) 進行掃描。

    院感科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